长沙被刺女孩现状:筹款结束脱离危险但仍恐惧

长沙被刺女孩现状:筹款结束脱离危险但仍恐惧

  姚卓很想知道行凶者的样子,因为在噩梦里,对方没有具体的模样,只是一团黑影。“我不能总恨着一团黑影。”

  7月30日,长沙已经半个月没有下雨,连续一周,最高气温都在35℃以上,即便到了夜里,也是能将人融化的热。

  凌晨1点23分,22岁的女孩姚卓结束加班,决定打车回家。夜很黑,周围没有其他人,站在公交车站旁等出租车时,她低头凝视手机上渐渐缩短的绿色线路,突然觉得臀部被撞击了一下。她第一反应是,有人猛然踹了她一脚,等伸手一摸,后面全是血,她才意识到,遇袭了。

  事后回想起来,身后这一击来得无声无息,等姚卓回头看,行凶的人已经迅速跑掉,消失在公交站牌后。她捂住伤口,走下马路,站到公交专用道上呼救,没走几步,两腿一软,扑倒在地。

  附近的监控记录下姚卓从遇刺到倒地的情景,这段视频后来在网络上流传得很广。这个夏天,多起类似的无差别伤害在全国各地发生,大连街头女子遭受暴打,济南电梯内女孩被掐脖子,而姚卓,无端被刺,险些丧命,成了新闻里那个“长沙被刺女孩”。

  姚卓算幸运的,剧痛让她意识到自己“伤得很重”,但她仍冷静而有条理地做了剩下的事:迅速拨了120,清楚地告知了所在位置和情况,接着打给旁边办公楼里的同事,请他们下来帮忙,最后一个电话打给了男友赵达,“我被捅了。”

  在后来的舆论里,同样被热议的是经过她身旁的出租车,许多人谴责司机“见死不救”,因为在监控画面里,那辆车缓缓驶过,并没有停下,但事实并非如此。

  那正是她用滴滴呼叫的出租车,司机师傅以为她喝醉了,不确定是不是自己要载的乘客,驶离50米后,他停下来,拨过去电话,姚卓接了。

  司机赶紧掉头回来,又拨了110和120。他在接受采访时说,因为担心后面的车辆看不到她,发生二次伤害,司机把车子停在她身后不远处,打开车灯,照着她,直到救护车赶到。

  几分钟后,楼上接到电话的同事冲下来,扶起倒在地上的姚卓。强烈的求生欲让她死死捂住伤口,直到救护车把她送到了医院的急救室,医生对她说,撒手吧,她才敢松开手。

  后来医生告诉她,被刺伤的是股动脉,如果没有一直捂住,或者120再打晚一点点,任由它多流1分钟,“血就流干了。”

  经过诊断,姚卓的股动脉、静脉破裂,贯穿盆腔,小肠穿洞3处,卵巢穿洞,体内大出血。在后来长达5个小时的全麻手术中,她输了3000cc的血液,超过了自身血量的三分之二。“几乎被置换了一遍。”

  男友赵达很快赶到了医院。他已经记不清自己签过多少张手术同意书。签到后来,手抖得写不了字,只能直接按手印。

  做完手术,姚卓昏迷了一整天。在重症监护室里,她看到了死亡。那是天花板上嵌着的一个烟雾报警器,灰黑色,躺在病床上的时候,视线很容易落在上面。姚卓盯着它,感觉那个小小的黑家伙变成了一张骷髅的脸,也看着她。很多遗憾开始在心中掠过去,还有很多约好了没有见面的朋友,和没来得及说出口的话。

  疼痛是唯一提醒她还活着的感受。针线在皮肉间穿来穿去,钢制支架插入动脉,血液温热地流出身体,呼吸机深入喉咙。动脉破裂,她不能动。小肠穿孔,也不可以吃喝。只要轻微的情绪激动,她就会咳嗽,一下子牵动伤口,浑身疼。

  说不了话,她只能通过眨眼表达自己的不舒服。眨一次表示对,两次表示不对。赵达耐心地猜,是手疼吗?是肚子吗?是脚吗?猜对了,就给她稍微按摩一下。

  姚卓几次都不想坚持了。她看着输液的针管,想趁着家人睡觉,自己拔掉它,从楼上跳下去。但也只能想想,她连坐起来都办不到。她又想着留下一些遗言,给家人,给朋友,也给来生,“只希望那个时候,不要再有人无辜遭受苦厄了。”

  几天以后,可以开口讲话,这种濒死的体验已经可以被她讲成一个笑话,“骷髅不是死神,中国的死神应该是阎王爷。”

  直到真正完全脱离生命危险,她才有时间想那个怎么都想不开的问题:“为什么是我?”

  姚卓从来觉得自己会是个有福报的人。学生时代起,她就很少拒绝别人的要求,总是提供帮助。她是学校社团的干部,还是助理辅导员,很多学弟学妹从入学开始,就由她带领着熟悉校园,不懂的事情都问她。三个月前,她刚毕业,在一家网络公司签了合作合同,事业刚刚开始。

  就在被刺的当天中午,她还觉得自己“攒了一份人品”。那天她点了一份17.6元的麻辣香锅外卖,三素一荤,精心搭配好的,但外卖小哥拿错了,送来了一份标价7元的。

  算了,姚卓想,她跟对方说,“天太热,你也不容易。”她吃了那份送错的午餐,没有给差评——福报失效了,她成了被陌生人“选中”伤害的那个人。

  此前,如果不考虑收入,姚卓最希望自己能开一家咖啡馆,能看着陌生人来来往往,听他们的故事,一定有意思——她喜欢新鲜有趣的事物。

  但现在,对陌生人的恐惧成了她的本能。不认识的人走近她的病床,她就用手遮住脸,不看对方。出事当天,同事们担心行凶者报复,几个小伙子在手术室外面守了一整天。

  没脱离危险的时候,医生护士每几分钟就会来观察一次,心跳、呼吸、调整给药。疼痛也让姚卓没法睡整觉。半睡半醒的时候,她会做“很吓人的梦”,梦里要伤害她的人看不清面目,是一团黑影。

  她被伤害的事情迅速在网上被热议,那些类似的无差别伤害让人恐惧,讨论这些话题的每一个人,可能最想知道到底做些什么才能避免危险发生。

  姚卓之前也看到过类似新闻,她公开表达过自己的观点:“女性从来都不是原罪。出了事情都会让女生学会防范,但是遇到真的魔鬼,防范又有什么意义?!什么时候社会上男性能真的懂得尊重女性,约束自身呢?”

  她做梦也没想到,自己会成为那一类新闻里的主角,真正感受到更大的无助。她忍不住反复去盘点那天晚上的所有细节——天太黑?时间太晚?周围一个人都没有的时候,绝望一下子攫住了她,她甚至没法不责怪自己:是不是不该一直盯着手机?导致一点防备都没有。

  8月2日凌晨4时,长沙警方在江西省萍乡市安源区的一个银行门口,抓到了犯罪嫌疑人刘某。他的身上,还带着那把捅向姚卓的水果刀。

  行凶者供述捅向姚卓的原因,是“感觉心中压抑”。这个32岁的男人并不认识姚卓,他们之间没有任何交集。他是石家庄人,没有工作,也没有收入来源。那天晚上,他喝了酒。

  得知抓到凶手的消息时,姚卓刚从做完手术的昏睡中醒来。情绪一激动,伤口又出了血。对她来说,更大的痛苦还在后面。

  为她挡住车辆的出租车司机成了第一轮网络暴力的受害者。为了给司机澄清,姚卓接受了第一家媒体的采访。她对着镜头解释了当天的情况,感谢了师傅,“好人一生平安。”

  但议论远远没有平息。8月3日,因为治疗费用告急,姚卓在网上发起了轻松筹,想要筹款30万元用于治疗。她的家乡在吉林长春,父母已经60多岁,家中还有一个上高中的弟弟,没有过多积蓄。合作公司已经为她垫付了4万元手术费用,在深圳工作的表姐也赶来刷了4万元信用卡,可是还给公司和表姐的钱尚不知怎么筹措,后续的18万治疗费用也无处可寻。

  “现发起筹款希望好心人能多帮帮我,今后我有了能力,一定将这份无私的爱回馈社会。感谢大家!”姚卓说,因为不熟悉页面,她误把固定金融资产一栏当作目标筹款总额,填写了30万元。让她感动的是,5个小时内,筹到了20多万,但猛烈的质疑也随之而来。

  “太多装没钱的了。”“不是穷到卖房的地方需要众筹吗?”“说明白点就是利用同情心充实自己的银行卡。”这些评论铺天盖地,姚卓和赵达一条一条看过去,无法承受。他们提前终止了接受捐助,数字定格在228414元,一万两千多人参与了筹款。

  有人扒出了她的工作单位和学校,找到了她就诊的医院,还有人打电话到医院,冒充亲属,要求姚卓的母亲去接电话,目的和问候或探视无关。很多母校的学生,这几天也被询问:“你们认识那个被刺的学姐吗?她人到底怎么样?”

  姚卓对陌生人的恐惧更深了。比伤口的疼痛更让她无法忍受的是,救了她的司机和医院也承受了非议。“为什么大家连凶手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,却来骂我和我的救命恩人?”

  那是一个上了年纪的伯伯,看了江苏卫视的报道,自己找了过来。他留下两百元的现金后,转身就走。

  “哪怕告诉我们他的名字也好。”提起这件事,赵达一直紧绷的表情才松弛下来,他不好意思收对方的钱,但最终没能拒绝。“他让我们感受到了陌生人的善意。” 姚卓也记得那个人,好起来之后的第一件事,她打算找个灵验一点的寺庙,为帮助过她的人祈福。

  8月7日,一周没有进食的姚卓被允许喝一点粥。受伤之前,她细手细脚,只有96斤重,现在更瘦了许多。她爱吃北方的面条,一个人能吃一盆,也爱长沙的烧烤、粉面和小龙虾,可是现在,被刺穿的小肠还在恢复中,进食容易引起感染。粥太香了,她跟家人讨价还价,想再吃一块带点肉味的包子皮。

  前几天,她试着站起来,失败了。伤势完全恢复,估计至少要半年时间。在朋友圈里,她还是那个元气满满给人鼓励的人,很多朋友夸她,“你好坚强,好勇敢。”可回到现实里,她又承认,宁愿得不到这些夸奖,“谁希望坚强勇敢?”

  对行凶者的感情也在反复变化。一开始,她希望那个人以后能够向善。后来,她觉得自己不该对所有人都保持善意,善意也该有个前提。“我现在对他只有恨了。”她很想知道那个人的样子,没有具体的对象,恨都不能痛痛快快的,“我不能总恨着一团黑影啊。”

  最重要的,是她如何慢慢消除那种对陌生人的恐惧。她特别喜欢英剧《她说:女性人生瞬间》里的一句话,也把里面的台词截图,作为“女性从来不是原罪”这个观点的配图。

  观点里也写着她对这个世界的期望。“如果我将来有女儿,我希望能保证她安全无虞地走在这些路上……我希望她的夜晚九点是美丽的,没有恐惧。如果连出门看星星都做不到,那教她们去追逐星辰还有什么意义?”

Related Posts

Comments are closed.